一川烟草

在手机上重新描了个二花

宅家五天使(๑>؂<๑)
画的不太好,见谅(二花真的好难画啊啊啊)

手机像素不太好,就只能将就一下了

▪小心(?)
▪画渣一个,辣鸡指绘
▪私心伽小
▪嗯,大概就这些啦

【伽小】就是一个小片段

▪一个沙雕产物(?)
▪ooc预警
▪说是伽小,实际上伽爷并没有什么戏份
▪大概就这些吧
▪能接受就下拉吧,虽然字数好像也不多

    超人们对[死亡]没有什么固有观念,就算是来侵略星星球的怪兽们也是秉持着只要打跑了就好,从不伤及性命。然而他们忘了,就算他们不去主动伤害别人,其他人也不见得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 刀疤星的军队像是一片大大的乌云笼罩在星星球上空,往日通透的蓝被黑色取代。一抹蓝光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冲破乌云,撕裂阴霾,化为点点荧光,纷纷扬扬地落在那个不住哭泣的少年身旁,好似安慰又像告别。
    绿色的能量似电火花一般,在少年身侧绽放一瞬又归于沉寂,无人发觉。

“他还活在大家心中,这就够了。”

『他还活着,这就够了。』

    他这样在心里不断地催眠自己,但是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在提醒着自己——伽罗已经死了。

    于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那个立有伽罗雕像的广场,避免去他们一起执行过任务的地方。不过时间一长,其他超人也多多少少察觉到什么,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开心都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『我不能让大家担心。』

    这么想着,小心对着房间衣柜里不常用的穿衣镜练习平时的各种表情。


「这小子总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,这样下去可不行啊!」

    花心这样想着,开口想回复开心说的话,余光却瞄见小心正走过来,到嘴边的话一转,说:“但是伽罗离开之后,小心超人就更没事儿人似的。”
    甜心在一旁听花心开头的两个字就觉得不好,想阻止却见花心给自己使了个眼色,于是快速眨眨眼,表示自己明白了,就接着花心的话说:“而且大家都比他难过。”
    “小心超人也太冷血了吧!”花心接着说道,甚至怕小心没听见还故意提高了音量。

「反驳吧,发泄出来也比闷着要好!大不了我让你打一顿不反抗就是了,只要不打脸!」

    颇为期待的目光落在小心身上,然而小心并没有像他预期的那样狠狠反驳他,甚至和他干一架。

    小心只是在众人担忧的目光中沉默地走出宅家。